网站首页 画院简介 组织机构 分支机构 艺术家 画院章程 展览活动 画院视频 画院收藏 展览作品 行业动态 会员中心
2013年9月8日 下午11:08:27 星期日
更多文章阅读
书画艺术回流 大手笔还看国家队(
艺术品市场为何假画泛滥
鉴定家在当代中国书画鉴定 流派成
国家美术作品收藏和捐赠奖励项目
后饭局时代,我们谈书画。
91岁老太大学念27年不“毕业” 学
《文心诗境·张继刚诗书画》博物馆
第七届中国书画名家海峡两岸采风行
“中国新闻书画院首届迎新春茶话会
中国新闻书画院北方分院
书画艺术回流 大手笔还看国家队(图)

海外书画“回流”,是一个老话题,老现象。早在十多年前,国内的一些拍卖行就 纷纷打出“回流”的牌子,推出“回流”专场,风光无限,盛极一时。书画“回流”应运而生,与我国经济高速发展和书画市场持续走高有关,国内国外价格发生逆 转,国内价格高于国外价格、国内购买力强于国外购买力,于是,大量中国古代和近现代书画、文物、家具、杂件等开始从国外向国内“回流”,作品年代从北宋到 近现代各个时期都有。

中国嘉德早 在2000年就已经将目光锁定在流失于海外市场的中国书画上,几年后,海外“回流”书画已逐渐成为国内各个拍卖会上的主流。“回流”专场竞相出现,超过亿 元的拍品也往往是由“回流”书画创下的。如2009年11月,在北京保利秋拍的“尤伦斯夫妇藏重要中国书画专场”中,明代吴彬的《十八应真图卷》以 1.6912亿元成交;2010年春拍,中国嘉德从一位美国学者手中征集的张大千的《爱痕湖》以1.008亿元创下中国现代书画拍卖纪录;2011年秋 拍,北京匡时拍出的美国回流古代书画珍品《崇真万寿宫瑞鹤诗唱和卷》手卷以1.012亿元的成交。海外“回流”书画一度成为精品和高价的代名词。

明代吴彬的《十八应真图卷》

明代吴彬的《十八应真图卷》

但近两年,“回流潮”明显回落,风光不再。有人认为,这是因为真正的海外回流书画真品已经越来越少,顶级书画已被国外博物馆收藏,不会形成回流,海 外“回流”书画淡出拍卖业和收藏业的主流已成定势。也有人认为,这与海关加强监管有关,几次“查税事件”有效遏制了“回流”现象,因为如果按照规范交税, 一件海外艺术品入境所要缴纳的复合税率高达百分之二十多,加上海外征集的高昂成本,利润就将大打折扣。

其实,还有很重要一个原因,就是赝品的泛滥,有人浩叹“精品贵,赝品多,海外资源已耗尽”。而“假回流”现象更是让“回流赝品”雪上加霜。国内市场有部分赝品、次品被不法经营者带到国外进行包装镀金,再以‘回流’名义重返国内拍场。这种做法,无异于几粒老鼠屎坏了一锅汤。

不久前,我趁到新加坡、美国公干之余,顺便考察了海外的中国书画收藏情况,得出的判断是,拍卖市场的“回流潮”回落虽然是客观存在,但并不意味着海 外中国书画精品已经枯竭或耗尽,恰恰相反,此前的海外中国书画“回流”只是表象,是序曲,只停留于拍卖市场层面,真正的“收藏大军”尚按兵不动,好戏还在 后头,目前正是“国家队”应该出手的时候。我说的“国家队”,是指国有博物馆、美术馆,“回流”的方向,也不是拍卖市场,而是国家典藏。

《崇真万寿宫瑞鹤诗唱和卷》

《崇真万寿宫瑞鹤诗唱和卷》

海外中国书画的收藏,主要有以下几部分构成:

一是在一百多年前,因为中国积贫积弱的缘故,被西方国家以掠夺、强买强卖、贱买贱卖等方式所获取。如敦煌艺术品和文献、圆明园文物等等。在世界“四 大博物馆”和其他一些重要博物馆,都可以看到大量中国文物和珍贵书画。这些文物和书画大都被博物馆、美术馆收藏,一般情况下很难“回流”。

二是新中国成立前夕,大批到中国台湾或美国等地的官员、文人、画家、商人携带了不少珍贵书画出境。如众所周知张大千就带出了不少古代字画。

三是上世纪80年代,国门刚刚打开,当时文物公司和友谊商店的中国书画价格非常便宜,齐白石、李可染、吴冠中等书画大师的作品只售几十元、几百元, 即使在国门尚未打开时,一些驻华外交官也有办法买到一些廉价中国书画,甚至古代书画,这些书画的升值空间非常大,前些年“回流”的作品有很多属于这一类 型。如2014年香港苏富比春拍露面的徐悲鸿的《松》,就来自于一位当年在华的外交官。而这位藏家的另外一幅作品也出现在香港苏富比的春拍中,这幅作品上 的标签显示1958年文物商店的标签,当年的购买价格是450元人民币。

四是画家在国门打开之初,到国外办展、交流时留下大量书画,如不久前去新加坡参加国家美术馆新馆落成活动,参加了“吴冠中:大美无垠展览”开幕式, 发现展品中有不少是新加坡、印尼、中国台湾等藏家提供的精品,且尺幅都比较大,相当精,询问之后得知,当年吴冠中到南洋办展时留下不少作品,正如上世纪三 四十年代徐悲鸿在南洋留下大批作品一样。

那么,我为何认为现在已经到了需要“国家队”重视书画“回流”的时候呢?

最近我考察了旧金山、洛杉矶的一些博物馆、美术馆,走访了几位华人收藏家,有个现象引起了我的注意,第一代华人收藏家有的已过世,有的进入暮年,他 们耗费一辈子精力和财力搜集珍藏的中国书画和藏品的出路,成了无法回避的问题。如果传给下一代,高昂的遗产税是他们根本承受不了,不得不选择“捐赠”“寄 存代管”等办法。如我在洛杉矶博物馆参观,东方部主任利特尔先生打开库存,让我尽情欣赏了不少明清书画。

当然,有几件可能是存在疑问的,利特尔是中国通,非常懂行,拿出来时就提醒:“这件可能有问题”。我所关注的,并非这批中国书画本身的质量问题,而 是来源问题。它们都是一位中国收藏家“寄存代管”的。再如2015年6月20日至2016年1月3日,美国弗利尔美术馆举办了一场名为“解谜:八大山人的 艺术”的展览,展出了其馆藏的43幅八大山人书画。这批八大山人作品的来源是华人收藏家王方宇。这次在旧金山我结识了一位曾在弗利尔美术馆供职并亲自经手 了这批藏品入藏的资深研究员,了解了这批作品之所以会进入弗利尔美术馆背后的故事,其实,也与遗产税有很大关系。

有些顶级的华人收藏家,并不愿意涉及拍卖市场,不想自己的藏品以拍卖的方式流向社会。我接触了一位藏家,非常低调,几乎不抛头露面,他拥有数千件藏 品。友人陪同我去参观他的部分藏品,他颇有底气地问:“你喜欢明代哪几家?想看点什么?”友人告诉我,他基本上“只进不出”,好东西到他这里就留下来了, 不会轻易出手。

我婉转地询问了今后这批藏品的归属问题,他也婉转地说了一个比喻:自己喜欢的藏品,就像自己的女儿,总希望找一个好婆家、好归宿,不能谁出的钱多、 彩礼多就嫁给谁。这其实是一些真正的收藏家的真实心态,他们不会轻易让自己的藏品“回流”到拍卖市场,他们要寻找一个两全其美的方式。这次浙江美术馆在美 国征集了一批藏品,藏家主要看中的正是浙江美术馆上乘的保存条件和学术环境。

美国的博物馆、美术馆之所以能够得到大量社会捐赠,与其政策导向有关。一方面,课以相当高的遗产税;另一方面,企业捐赠给博物馆、美术馆可以抵税。 这样,一些大企业、大财团就纷纷成立自己的基金会,购买艺术品捐赠。不少藏家的下一代,受遗产税困扰,往往是由基金会出面解开这个困局的。

基金会买下藏品捐赠给博物馆、美术馆,藏家有了交遗产税的钱,基金会可以享受抵扣,直接受益者是博物馆、美术馆,真正长期受益者是社会大众。比如上面提到的弗利尔美术馆征集八大山人作品,美术馆并没有出钱,所需经费也是由基金会解决的。

我国目前艺术品捐赠抵扣的政策尚不完善,但国有博物馆、美术馆在引进海外书画作品上是有相当优势的,首先在于为海外的一些藏家解决后顾之忧问题,让 其藏品有个很好的归宿;其次在于经过报批,海关可以给作为藏品的书画免税。当然,要真正做起来,难度也不小,藏品真伪的鉴定、奖励补偿的标准,都需要缜密 周到地加以解决。但这方面大有可为,这是毫无疑问的。

拍卖市场的“回流”,仅仅是试水,真正的大手笔,应该来自于“国家队”。

 
 

版权所有:中国新闻书画院          icp备案: 豫ICP备13010930号

地址:中国北京